从建筑到室内——对话邵韦平探讨建筑逻辑的延伸

2019-04-28 12:02 北国网

2019年3月29日,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成立30周年庆典启动会暨室内设计发展趋势论坛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创新科研楼B1多功能厅隆重举行。活动回顾了室内设计分会自1989年成立以来的30年历程,总结了中国室内行业的发展历程、现状和未来发展变化趋势等问题。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活动邀请了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邵韦平先生发表了题为《自由与秩序——建筑与室内设计实践与思考》的学术讲座。

早在活动之前,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专程安排了室内设计领军企业北京建院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闫志刚先生对邵韦平进行了采访,深入探讨了作为室内设计专业,如何把握建筑逻辑的延伸。

1、完整建筑,从室外到室内的一体化设计

闫志刚:您一直以来都比较关注完整建筑理念——从室外到室内的一体化设计思想,请您从建筑师的视角谈一谈对室内设计的看法。

邵韦平:国内多年以来的城市建设发展,总体来说取得了一些成就,是有进步的,同时也存在不足的地方。其中在室内设计这方面是一个软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室内设计和建筑设计脱节,把室内设计当做一个独立的事情去做,做建筑设计的时候不考虑室内设计方面的具体要求,所以建筑师只会做土建设计。能够把结构盖起来,把结构、基础设施布置进去,室内由装修方面单独去做二次包装,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可悲的事情。但这不是说建筑师就应该代替室内设计师,而是说建筑师应该有一个室内设计观,应该给室内设计创造条件,同时在建筑设计初始阶段应该请室内设计师共同来探讨建筑可能的发展方向。这一点我觉得是国内建筑一直以来存在很多瑕疵和不足的原因。甚至到最后建筑师退化成没有任何的室内设计基础。比如在对人的活动空间的关照方面的意识都是很弱了,只做一些形式上的、表面上的工作,而室内设计师是会充分考虑这方面的,每个细小的尺寸就能反映人的舒适性或者感受。建筑师缺少这样一个环节,所以造成许多设计上的脱节。当然,室内也需要跟建筑进行比较早的合作,否则当建筑的整个形态已经形成的时候在考虑室内,那室内设计就会比较被动,只能做一些描眉画眼的事,这样室外与室内设计就很难走到一体化。

闫志刚:对,其实大量的室内设计没有进入到建筑逻辑里面,只是在表面上看建筑,这是一个大问题,这个可能跟教育也有关系,因为大多数室内设计师都是艺术专业出身。

邵韦平:其实应该从内在逻辑里寻找机会,无论建筑师也好,室内设计师也好,都是特别好

的一个策略,能够把他的机会充分的发挥出来。

闫志刚:您刚才提到的建筑逻辑我特别有感触。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组织一种交流活动,就是让我们的建筑师能带着室内设计师去深读建筑。其实我们建院装饰要求设计师在接到任何一个设计工作的时候,首先要去读建筑,读懂之后再进行设计。现在很多室内设计师读不懂建筑,他虽然能将建筑的许多符号引入到室内设计中进行呼应,但建筑的内在逻辑、模数关系等内容上是读不懂的。所以设计出来还是似是而非,感觉上好像建筑外立面的符号已经引入到室内了,但其实很多内在的东西并没有联系起来。

2、针对凤凰国际传媒中心项目,谈室外设计与室内设计的一体化概念。

闫志刚:请邵总讲一讲凤凰国际传媒中心项目从建筑到室内设计是如何把控的。

邵韦平:凤凰国际传媒中心这个项目涉及到设计观的一个转变过程。传统的设计体系是按部

就班式的,条条块块的,我们分为建筑结构和设备电气,做完土建之后再去做装修。

而凤凰国际这个项目我们尝试的是另外一种方式,我们称之为整体设计。整体设计

方法就是虽然大家都有各自的专业,但并不是仅仅为自己的专业做设计,而是为了

一个整体的建筑效果来做设计。这个时候它的很多评判标准是不一样的。例如飞机

设计,不会让做形式设计的人单独去做,一定要去考虑到空气动力学带来的一些

限制条件,然后通过这个限制条件去找到一些机会,其实这个就是整体设计。但是

建筑的宽度比较大,即使你不去考虑一些周边条件,只单独去做形式,最后也能通

过一些相互妥协去完成工作,但这种工作不是圆满的。如果我们从整体设计出发,

通过本身的环境、结构特征去寻找一些机会,最后就会得到一个具有完整性的结果。

这也是我这些年一直比较主张的一个观念,就是大家要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工作,

而不是相互独立,甚至竞争或排斥的方式工作。它应该是一种相互融合的关系。

邵韦平:开始阶段甲方也是有一些创新或者说文化方面的考虑,但是我们通过挖掘,通过对环境、功能以及文化特征的加工,通过莫比乌斯环的概念,将建筑的方向确定下来。

确定之后我们并没有仅仅做个形式,而是去寻求跟形式相融合的办法。首先是结构,

找到一个具有创新意义的结构特征,而且我们又把这个结构做成具有室内设计意义

的形式,包括幕墙,直接达到了内装标准。不需要进行二次的内装设计,整个内外都是一次到位的。这种方式就是要求建筑师一定要有全局观,设计的装修面一下就达到室内设计的深度,这对设计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不光是我们建筑师要多付出,我们的加工、生产企业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些都取决于开始我们的定位,如果开始没设好这样一个目标,那结构师肯定就按照他自己的标准去做了。举例来说,你看这张钢结构的图片,很有秩序感和美学效果,这其实是经过努力后才得到的效果。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我们把这个形式大概基本确定之后,我们让结构师去做计算,算完之后他就会发现这些构件的大小是有着不同需求的。因为受力点不一样,这些钢结构没必要做成一个粗细,但有些地方要求做的多了,其实可以做的更细,有些地方又要求的不够,我还得需要加倍才行。遇到这种情况怎么解决呢?这时建筑师就不能像常规的按照要求去设计。所以我们进行整合,通过加厚避厚,通过局部锻造做实心钢来满足要求。经过多方努力,形成相对比较理想的结果。这种概念就是基于室内设计的概念。凤凰国际传媒中心这个建筑之所以能够达到一个高水平,就得要各个环节努力。

3、初始阶段就立意比较完整的建筑,室内设计师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

闫志刚:像凤凰国际传媒中心这样的建筑,我感觉属于室内设计师可做的事情就非常少,那

么我想问的是,在初始阶段就立意比较完整的建筑,室内设计师又能给您什么样的

帮助呢?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邵韦平:这个建筑分为几个部分,一部分属于公共大堂,因为采用了整体策略的办法,所以

在进行结构和幕墙的设计时就已经完成了。但是还是有大量的空间需要进行二次深

化工作。我们也必须承认一点,那就是建筑师是不可能代替室内设计师,因为术业

有专攻,建筑师相对室内设计来说还是做一些宏观的工作,具体到材料细节工作的

时候,建筑师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而且建筑师也没有必要什么都懂,我们现在讲

的是一种合作共赢。在这个项目上我们也是请来了大量的顾问,通过顾问的支持来

补充我们的不足,所以我觉得,在凤凰国际这个项目中室内设计师做了很多贡献,

包括大堂结构细节以及线条,如果没有室内设计师的深化工作,我们是无法独立完

成的。所以我认为,建筑师的这样一个全局观,并不会妨碍室内设计师发挥更大的

空间。我们需要深度的融合,把设计效果控制到更好。其实作为建筑师我们需要的

是室内设计师能够把建筑的基本意图充分的体现出来,而不是相互抵触。比如一个

很现代风格的建筑,室内设计的却很古典,这样效果就相互制约了。凤凰国际这个

项目风格还是很完整的。包括地面材料开始我们想做水磨石,现在回忆起来是过

度理想了。如果相对于整体的效果,我宁可要接受做一些适度的分缝,来防止地面

材料出现裂缝的危险。因为我知道很多大面积的水磨石地面最终都是四分五裂,

出现很多暗缝,这暗缝是很煞风景的。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应该向室内设计师学习对材料细节方面的经验,来弥补我们过度理想化的冲动。

4、室内设计行业、设计师的提升与发展

闫志刚:目前室内设计行业能达到您说的这个标准的不是很多,对于室内设计的发展、室内

设计师的提升能说一说您的想法吗?

邵韦平:其实室内设计师相对建筑师有很多自身的优势,在视觉艺术、色彩、质感等方面建

筑师的平均水平是不如室内设计师的。对于一些特点鲜明的建筑,我觉得室内设计师在设计的时候应该学习从建筑的上位条件中去寻找机会。通过自身逻辑、功能去找到切入点,反对包装式的和推销式的,不去考虑建筑的使用方式、条件和建筑师的想法,这个是室内设计师应该避免的,这些都是我们建筑师比较关注的。希望室内设计能够把建筑的亮点继续延伸,而不是抵消。当然室内设计师有时候也面临着一个挑战,因为有的时候业主是不专业的,会给室内设计师提出很多不合理的需求。但我觉得室内设计师应该有自己的定力,不要被不专业的甲方所蛊惑,做出偏移合理专业方向的成果。当然这个说着容易,因为室内设计问题是比较大众化的,谁都可以发言,很难判断谁对谁错。另一方面我觉得室内设计师应该去追求一些新的机会、新的材料,包括新的表达方式。

闫志刚:是,对于材料方面,建院装饰也正在倡导“材料应用创新”,每一个项目至少有一两种“新”材料应用,当然并不是说真正的新材料,传统材料也可以,但在表面的机理包括用法等很多方面要有创新,有设计。这对于室内设计师来讲很重要。

邵韦平:像这种技术构造很巧妙的变化就能带来很多机会。比如凤凰国际项目的楼梯防滑处理,一般的做法是在踏面上嵌防滑条,而我们将正面和侧面的缝隙留在了踏面上,结合防滑条做了巧妙的处理,从侧面看没有缝,从正面看缝变成了防滑条。这种处理我认为很合理。但一开始的时候施工单位担心稳定性问题,认为经常走会将缝隙踢开,但后来我们经过加强处理并没有出现担心的问题。这样的处理很巧,从下面往上走的时候那块石材就像一个整石材一样,非常完整。像这种处理就能体现出室内设计的修养和策略的价值。

5、邵总的生活日常

闫志刚:最后想请邵总谈一谈您的设计工作日常是什么样子的?除了设计工作,您还有什么

样的生活爱好?您是如何进行时间管理的?

邵韦平:由于比较忙,有些时候连睡觉时候都在想着设计。我觉得设计还是比较有意思的行

业,很少有这样一个专业可以将职业需求和个人兴趣高度的结合,所以做设计本身

也是很享受的事情。可以总结为痛并快乐着。

闫志刚:可不可以给我们室内设计师推荐一些书籍?

邵韦平:有一本书叫《像建筑师那样思考》,我之前在清华给学生们推荐过这本书。这本书

对于我自己来说都值得学习,它是一位美国大学教授写的,比较深入的阐述了建筑

中平时不太注意的方面,但其实是很重要的切入点。告诉你怎么去读建筑,表达建

筑,哪些地方需要加强,哪些地方需要削弱。它虽然不是一本大作,但对于如何理

解建筑很有帮助。

责编:郑媛媛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