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超:深耕节能环保,解决社会痛点

2019-04-30 09:15 北国网

为国内的创业大潮再添了一把火。一时间,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生鲜电商、网红直播等领域的创业项目遍地开花,大批资本涌入这些烜赫一时的创业话题。

而此时,有着近十年投资经验的名赫环保集团董事长满超却抱着不同的想法,他认为,一味地追逐热点,并不见得能充分发挥资本的价值,“应该让资本回到真正能改变世界和提高生产效率的领域上” ,这不仅是生而为人的一项本能,也寄托着身为投资人的一份家国情怀。于是,他将筹码下在了节能环保这条赛道,专注研产陶瓷金卤灯的明煜光源便是他内心笃定的一匹“黑马”。

聚焦环保领域,做科学家背后的“推手”

2015年对中国股市来说是个“寒冷的长冬”,变相地助长了创业大军的扩张。“所有人都拿BP,估值没有几个亿都不好意思去见投资人。”满超曾亲眼见证了那个疯狂的时期,确实有一些项目实现了盈利,创业团队和投资机构一片皆大欢喜。可每当回归眼前生活,北京时不时的雾霾天总在提醒满超:“我们的空气有变干净吗?”

这一年,国家出台了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境保护法》,修订内容主要包括了加强环境保护宣传,提高公民环保意识,明确生态保护红线等。而另一面,微博上关于雾霾的探讨也从未休止,环保成为中国人无法逃避的议题。

“过去我们的城市发展,很多时候是在牺牲环境的前提下换取了经济效益,现在国家已经意识到其中的痛点,并坚定了整治环境的决心,即便是节能这种看似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没有直接关联的环节,产生的效益都能够影响整个社会。”满超讲道。

另一方面,对中国乃至全世界来说,以塑料垃圾为主的固体可燃废弃物处理问题也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痛点。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城市,正在遭遇“垃圾围城”之痛,这些被遗弃的垃圾侵占地表,污染土壤、水源、大气,同时还会产生疾病,一些“癌症村”也是由此导致。

正是因为这些痛点,让满超将投资的目光锁定在了节能环保领域。

“从2015年以后,我们就已经主动地在投一些跟节能环保相关的早期股权项目。”满超最大的感受是,这些创业公司在技术创新上都表现得非常深入,甚至对行业来说,可能是具有颠覆效应的,但它们的生存状况与科学家创业非常相似——产品好,但不会卖。

知名投资人李开复曾直接道出,科学家创业的死穴是把重心放在了追求创新突破上,“往往容易将公司带到不务实、点子过多却不专注的困境”,与追求商业回报的创业者各行其是。

要解决这个问题,满超认为,“他们需要一个更完整的生态,来帮他们处理能力边界之外的事,例如市场营销、政策解读、品牌打造和国际合作等,由此来扩大产品的话语权。”在他看来,中国不缺好项目,也不缺好的产品创始人、创始团队,缺的是能够将这些优质资源全面整合在一起的服务平台,这便是名赫环保创立的初心。

作为一个为城市可持续发展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服务商,名赫环保将产品、人才等资源进行全面整合,然后推向市场,帮助好产品真正去服务社会。“我们愿做这些科学家背后的人,帮助他们将产品推向全世界。”满超说道。

让资本脱虚向实,深耕节能环保细分领域

在成立名赫环保之前,满超曾从事天使投资,他接触过的项目遍及智能制造、生命科学、影视文娱、工业互联网等行业,但他最关注的仍然是实体经济,尤其是“工业4.0时代”的先进制造业。一方面,是由自身团队的专业优势决定,另一方面,则是基于对市场的判断。

即便创投圈内各种资本玩得风生水起,“我们的生产效率提高了吗?生产所需的核心基础材料摆脱发达国家的控制了吗?”满超反问。

2018年,创业形势到了新的拐点,众多创业项目面临着瓶颈显现、红利退潮、泡沫将破的舆论争议。“国家的指导意见是很明确的,避免资本从实向虚。”满超认为,应该让资本回归实体,服务于那些切实改善人类生存环境和提升人们生产效率的项目,这是投资人需具备的格局。

“做企业和做投资都讲究顺势而为,过去十年、十五年,资本红利在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互联网科技的驱使下,就会出现京东、阿里、腾讯……这是商业模式的链接和技术的升级所带来的长时间的资本周期。站在今天这个始点往后看,节能环保是比移动互联网周期性更长、时效性更强的一个机会窗口。”满超坚定地说。

节能环保的范畴非常宽泛,涵盖了重金属、水处理、塑料垃圾、照明、大气等众多细分领域,“大企业更倾向于投资污水处理、工业固废这种相对成熟的项目,反而是我们这种早期投资会去剑走偏锋,投一些从商业逻辑上看不确定性大的项目,直白一点说就是,投资‘不可能’。”

而投资这样的项目,专业性强,周期长,投资人和创业者同样需要耐得住寂寞。但满超并不担心,早年的股权投资经历给了他充足的经验指导,也磨炼出了他的耐性,他说,“我们这个阶段就是要潜心投到并陪伴和助力那些能够真正解决问题的项目。”

经过系统的思考和比对,满超团队最终锁定在了城市道路照明、固体可燃废弃物处理及再利用,以及大气环境污染源智能监测这三个主要领域,其中,城市道路照明是名赫环保当下发力的重头。

满超介绍,中国在城市道路照明上的用电量占到总用电量的五分之一,这是一个巨大的体量,如果能在技术上优化升级,会对整个国家未来的发展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扶持技术“破壁”,使陶瓷金卤灯实现国产

根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社会用电量超过6.3万亿千瓦时,随着中国城镇化的推进,照明用电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例也逐步提高,其中2013年道路照明占全部照明用电量的比例高达29%,位居各领域照明用电量之首。

城市道路照明的节能环保,第一道关卡就是产品。目前,中国道路照明主要使用高压钠灯和LED灯,其中高压钠灯属于传统光源,虽然造价低,但耗电量巨大,LED虽相对节能,但其发光原理导致应用存在明显弊端。

而陶瓷金卤灯是最接近日光的光源,比高压钠灯节能40%-60%,同时还能够集高压钠灯和LED的优点为一体。在国际上,已经有很多国家使用陶瓷金卤灯进行照明,其应用场景广及道路照明、植物照明、大型商超、体育展馆、监狱等。

2013年,一次政府引荐的机会,满超认识了明煜光源的创始人李岩。

彼时的李岩,从安防监控领域跨界而来,潜心钻研陶瓷金卤灯的生产技术,连产品专利都还没来得及申请。更让人焦虑的是,当时陶瓷金卤灯的核心技术,被牢牢掌控在飞利浦和欧司朗这两家传统“巨头”手上。

“之前中国也有一些大型工厂在做陶瓷金卤灯,但他们保证不了合格率。”满超说,在明煜光源生产出陶瓷金卤灯前,如果想做到和飞利浦、欧司朗一样标准的产品,需要向这些公司购买设备,并支付上千万费用,请这些大公司派技术指导驻场服务,如果这些公司中途生变,买的设备就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但这些不确定性并没有影响满超做决定,李岩“死磕”技术的专业精神征服了他,为了破除陶瓷金卤灯的技术壁垒,李岩几乎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身家,这让满超很是触动。通过对产品和行业分析,满超更加认定,陶瓷金卤灯的市场是一片蓝海。

“做不成就做不成,做成了,就填补了国内的空白”。满超分别在2013年和2015年向明煜光源注入了共计近200万人民币,以支持李岩团队不断升级制造工艺和生产设备。终于在2015年,第四代设备达到了理想的成品率,从此,让国产陶瓷金卤灯实现了量产的梦想,在特定功率上,明煜光源生产的陶瓷金卤灯甚至弯道超车,引来了洋品牌的侧目。

路灯智能化管理,节能同时更有收益

长久以来,国内照明领域被LED的声浪所淹没,一方面是国内生产LED的公司多,另一方面,LED门槛低、技术水平要求并不高。然而像欧美、韩国、日本等国家,在公路照明领域上,陶瓷金卤灯的应用比例要远高于LED灯,在我国这一比例还不足5%。

为了更好地改善城市道路照明环境,节省能源,名赫环保配合不同城市设计出了多种方案。

如增加智慧照明系统,通过GPRS/CDMA+PLC实现路灯智能化管理,或与政府开展EPC合同能源管理合作模式,由企业免费更换路灯相关设备,并组织安装调试,由相关的政府部门与名赫环保签署能源管理合同,享受节能带来的综合收益。

目前,国内已有多地政府计划采用能源管理的方式进行路灯改造,一些城市更在政府文件中指明要在城市主干路、次级主干路等路段使用陶瓷金卤灯。

满超表示,明煜光源生产的陶瓷金卤灯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不仅性能领先,同时价格具有优势,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内政府机构和企业所青睐,还远销美国、加拿大、韩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

“做这么多年投资,我对资本是极其敬畏的,我觉得,至少我手上的资本,以及我能影响的资本,要去到对国家、对社会、对人类最有意义的地方,”满超说,“用资本做驱动,用技术做卡位,深度创新,解决社会的痛点,提供可持续的技术解决方案,构建城市可持续未来,这就是名赫环保现在在做,并会一直做下去的事业。”

Q:如果用一句话来解释名赫环保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A:名赫环保是一家资本驱动、技术卡位、深度创新的公司。我们一直在寻找能真正解决社会痛点的与之对应的技术解决方案,最好能拥有独占性,填补国内甚至国际空白,有机会达到国际领先。

Q:您认为投资项目时考察项目还是考察创始人更重要?

A:肯定是看人更重要,当然,这个与我做早期投资的从业经历有关。早期投资更有机会去发现真正有创新深度,或者真正有颠覆一个行业可能性的项目,但同时风险更大。那么如果创始人的能力、格局、对行业的理解、对技术的专注度等素质和资质具备,他成了,整个项目就成了。比如我们现在投资的明煜光源的李岩,还有做可燃废弃物再利用项目的创始人团队,他们研发了在垃圾处理再生领域具有变革意义的新型材料“塑筋”和整套解决方案,这些都是有钻研精神、研发能力、社会责任和家国情怀的创始人。

Q:李岩团队在哪些方面打动了你,让你觉得一定要投他?

A:每个投资人或投资机构一定会有自己的负面清单,什么样的项目不投,什么样的人不投。我欣赏李岩。他的发心以及行为逻辑是正确的,同时他有对行业的理解深度,他死磕技术的严谨态度征服了我。

Q:推广合同能源管理这种新型的合作模式,是否有“碰壁”过?

A:在现在的大环境下,政府和企业合作、企业和企业的合作,都非常严谨,中国的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又是刚刚起步,需要经受考验和验证,这是必经之路。比如和政府合作,在EPC模式下,我们可以先做样板路,经过三个月到半年的测试,出一系列数据,比如节电报告等,客观的数据报告会辅佐政府做决策,也能实际证明我们产品综合性能的优势,得到政府和群众认可。通常经过这个过程,政府都愿意和我们开展更深入、范围更广的合作。

Q:名赫环保如何寻找项目,一些好的项目如何加入名赫环保?

A:我们成立之初响应国家建设海南自贸区(港)的号召,把公司总部放在了海南。海南目前有很多人才和项目正在涌入。我们计划在海南设立一个类似环保产业孵化器的创业园,吸纳和节能环保领域相关,具有核心技术和创新性的早期项目。当然,项目范围不局限在海南,我们面向国内以及国际,欢迎大家来找我们。

责编:郑媛媛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