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视角,试从中国传统文化看网络安全

2019-08-20 15:18 北国网 秦小童

一、简析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同时又极具向心力,像一个漩涡一样把各种文化裹挟卷入其中,从“散”到“聚”,“和”到“合”,最终演化成为当前的样子,而这一切都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什么?众说纷纭。有观点认为“道”是中国传统文化追求的核心。《易经》指出: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是超越有形之上,在有形背后的一种存在,是一种思想、精神和信仰的存在。

古人本质上是用“道”,在大众思维的虚拟空间中,建立一整套的道德体系和交互秩序,进而去指导解决现实社会中各种混乱问题。例如孔孟儒学的发端,就是面对“礼崩乐坏”、“臣弑君,子弑父,弟弑兄”的社会乱像,全面提出“仁义礼智信”的综合解决方案。

用西方现代观点解释“道”,有点类似于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中阐释的“想象的共同体”概念。国家、货币、公司本不存在,只是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实体,虽然是虚拟的,但当大家都这么认为时,它就变成了真实存在,而且这种存在,能够让整体社会成本更低,运行更有效率。

《黑客帝国》电影大开脑洞之处,就在于揭示了一种虚实颠倒的极端状态,当所有人类都通过最新科技连接在网上,都有一个共同想象的情况下,虚拟空间就变成真实的、普遍的、合法的,而真实空间就变成虚拟的、小众的、非法的。

总体来看,中国传统文化是用“道”,在人的思维空间中构筑一种有良知的价值观,一种和谐的交互秩序,一种“君子”人格的身份认同,通过植入于普罗大众的头脑之中,进而规范每个人在真实社会空间中的关系和行为,形成理想、和谐的社会氛围,从而达成最高的社会运行效率。

二、网络安全再认识

1982年,加拿大作家威廉·吉布森在其短篇科幻小说《燃烧的铬》中创造了“Cyberspace”(网络空间)一词,意指由计算机创建的虚拟信息空间,Cyber在这里强调电脑爱好者在游戏机前体验到的交感幻觉,体现了网络空间不仅是信息的聚合体,也包含了信息对人类思想认知的影响。

当前,网络已经渗透到现实世界的每个角落和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无论是网络购物还是电子银行,无论是交通管理还是能源供应,无论是工业控制还是军事指挥,无论是社会生活还是政治外交,网络越来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正在逐渐演变为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全新空间。

这个全新空间,是一个人造的虚拟空间,由网络把每个人连接在一起,把每个人的思想认知连接在一起,甚至是把虚拟和现实连接在一起,其特点是超越时空、普遍互联、思想交融、协作增效。在这个空间中,我们每个人的劳动效率更高,相互间交互协作效率更高,进而社会整体的效率也更高。

传统的现实社会空间,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演化,尤其是在各国文化的指引下,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备的运行秩序,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强盗小偷是从个人利益最大化角度出发,破坏了社会中的协作秩序,虽然可以由法庭和监狱等约束,但会使社会总成本极大增加。

新兴的虚拟网络空间,仅仅发展了几十年,在这个空间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明确的、体系化的约定,只有一些朴素的、初步的认识。网络黑客是从个人利益最大化角度出发,破坏了网络中的协作秩序,使网络维护使用成本极大增加。

从这个角度看,由技术手段和大众想象共同构成的网络虚拟空间,构成了平行于现实社会空间的环境,依托这个环境而展开的大规模协作也应当有其相应的秩序,使网上各方各安其命,各司其职,而不会遭到窃取、篡改、毁瘫等恶意破坏,这是网络安全的本质任务。

例如当前普遍使用的网络防火墙等技术工具,就是构建网络秩序的一种手段,通过在网络的访问者与被访问者之间建立只有唯一开口的“墙”,用技术手段约束网络访问行为,从而形成一种强制的网络秩序。

简言之,网络安全的责任,不只是单纯的技术方法或手段,而是在网络空间这个由技术和想象共同构成的环境中,建立一种新型的、合理的秩序,确保网络空间整体发挥最大效益,降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