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听涛——走笔黄河平罗段的村庄和湿地

大河流淌过村庄和原野,流过无数人的梦田。

古岸停舟,新亭纵目,草木争茂,山河壮美。黄河流经处,一处平川、一个弯道、一块滩地、一个村庄,都深藏着河与岸的故事。

河流的故事,是鸟的故事、鱼的故事、水的故事、树的故事、村庄的故事,更是千千万万黄河儿女的故事。

大河奔流,日夜不息。6月24日,记者沿黄河平罗段一路行走、一路记录,采撷黄河宁夏篇的几个段落,把新时代黄河岸边的故事讲给你听——

一个人

夕阳下,王红凝望着不远处的长河。这样的凝望,年年岁岁。

49岁的王红家住平罗县高仁乡六顷地村,听着黄河涛声长大,枕着黄河涛声入眠。“爷爷奶奶给我讲,以前骑着毛驴到黄河要走一个上午,现在黄河流到跟前了。”

几年前,王红将家里10余亩果园改造成农家乐。住在果木飘香的园子里,耳边是野鸭子、啄木鸟、青蛙的叫声,身边是流淌的长河,王红笑称“过得是神仙般的日子”。“黄河一直造福我们,祖祖辈辈喝的是黄河水,黄河浇灌了庄稼和果树,现在村里家家户户开起了农家乐,我们跟黄河的感情,就像黄河水一样滔滔不绝,这样的幸福生活万金不换。”

黄河是沿黄儿女共同的脐带,是宁夏人心中的一块圣地。

王红对黄河有着最朴素的情怀。3年前,有着20多年党龄的王红请人焊接了一根4米高的旗杆,在黄河岸边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我们这代人对党、对国家的感情很质朴,希望我们的民族像黄河一样,日夜流淌、生生不息。”

一个村庄

7年前的冬天,32岁的马金玺举家从一个村庄搬迁到另一个村庄。

马金玺的老家在西吉县沙沟乡东沟村,新家在平罗县陶乐镇庙庙湖村,两个村庄相隔约400公里。“刚下车就看到一片沙漠,从山沟沟搬到了沙沟沟,本来天就特别冷,一大家子人的心里都凉凉的。”

庙庙湖村共有1413户7211人,是从西吉县8个乡镇15个村庄搬迁来的生态移民。村庄坐落在毛乌素沙漠和黄河之间,左手沙漠,右手黄河。靠着“一年成一事、十年造一村”的韧劲,庙庙湖村民扎根黄河边,爱河护河、治沙用沙,用勤劳双手让沙海变良田。

从沙漠瓜菜到创业一条街,从冷链车间到养殖园区,从服装车间到移民新村……陶乐镇党委书记丁志军带着记者看产业、看变化,解读一个村庄7年的成长。

沙漠瓜菜产业园里,黑色的滴灌管道深入沙漠腹地,点点滴滴润泽幼苗,哺育增收的希望;蔬菜温棚里,前棚里的最后一茬西红柿还没摘完,后棚里的大地西红柿已经定植20天,收益压茬进行;养殖园区里,牛声哞哞,养殖规模从最初的300头扩大到了1100多头;穿行在村居民宅之间,家家户户都加盖或者翻新了房子,六成以上的农户买了汽车。

6月24日下午,马金玺驾车到养殖园区喂牛,去年10头牛卖了10万多元,今年又养了20头。前段时间,马金玺回老家看望父亲,东沟村只剩下2户人家,“凄凉的很,还是现在的村子好,靠着黄河干啥都方便,挣钱方便,吃水方便,走路也方便。”

“2013年移民搬来的时候,所有的产业、道路、村庄,就连我们脚下站立的地方都是沙漠。”7年过去了,曾经的沙漠“长”出了村庄、田园、道路、园区。2019年,庙庙湖村贫困发生率由搬迁时的53.9%下降至0.54%,人均年收入从3000元增加到8000元,全村整体脱贫出列。

一片湿地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唐代诗人张志和《渔歌子》中描绘的景色,在平罗县天河湾黄河湿地俯拾即是。

蔓草深处,白鹤一跃而起,在半空回旋、嘶鸣。不远处,几只黑鹮啄水嬉戏、振翅欲飞。更远处,是蜿蜒雄浑、奔流不息、一线如虹的滔滔大河。

“作为护林人,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黄河生态安全,保护这里的一草一木是我们的使命。”天河湾黄河湿地负责人指着黄河边的一棵树说,“你看,这是鲁柽一号,几年前从山东移过来的,当时移了2000多株,经过一年的驯化培育,活下来1450株,防风固沙、耐盐碱效果特别好,目前已成为防护林建设的主栽树种,现在绿油油的,到了秋天,整片金黄金黄的,远看跟油画一样。”目前,天河湾黄河湿地的植被覆盖率超过85%,“过去随便一场风,裸露的地表都会刮起一场沙,现在风沙被植物锁住了,再也不能兴风作浪。”

2016年前,为了改善水生态,天河湾湿地每年都会投放两三千斤鱼苗,逐渐形成了水系生物链,鱼类资源越来越丰富,不用再刻意投放。“保护区内的鸟类有上百种,各类野生动植物200余种,每年都能看到以前没见过的鸟类和动物,过去迁徙的多,随着生态环境越来越好,野生动物纷纷安家落户。”

岸上的树木繁盛,水里的鱼虾共舞,空中的百鸟翔集,从“陆、水、空”三个维度印证一方生态的自然和谐。“啥叫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你看天上飞的鸟,水里游的鱼,岸上绿油油的树,每天穿行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这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天河湾黄河湿地负责人说。

人、村庄、湿地是黄河宁夏篇里的寻常章节。一个人、一个村庄、一块田野,折射出黄河边上许许多多的人、村庄和田野的故事,如涓涓细流,点滴入海。

塞上风光信手裁,珠明金岸画图开。雄流九曲归何处?总入中华梦里来。新考题、新使命、新作为,在宁夏激荡起时代的滚滚春潮。黄河两岸,还有更多精彩的文章等待落笔书写……(记者 李东梅 李 良 刘 楠 /文 马 楠 /图)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